推荐期刊
在线客服

咨询客服 咨询客服

客服电话:400-6800558

咨询邮箱:hz2326495849@163.com

文学论文

时代印记:论主题性美术创作的当代表达

时间:2019年11月01日 所属分类:文学论文 点击次数:

绘画艺术从产生起就肩负着叙事的审美使命,中国绘画自诞生以来就有为社会服务的主题性创作,唐代《明皇幸蜀图》、宋代《清明上河图》等都是典型的主题性创作作品。主题性美术创作蕴含了更多的政治价值、历史价值和文献价值,所以优秀的主题性美术创作不仅有

  绘画艺术从产生起就肩负着叙事的审美使命,中国绘画自诞生以来就有为社会服务的主题性创作,唐代《明皇幸蜀图》、宋代《清明上河图》等都是典型的主题性创作作品‍‌‍‍‌‍‌‍‍‍‌‍‍‌‍‍‍‌‍‍‌‍‍‍‌‍‍‍‍‌‍‌‍‌‍‌‍‍‌‍‍‍‍‍‍‍‍‍‌‍‍‌‍‍‌‍‌‍‌‍。主题性美术创作蕴含了更多的政治价值、历史价值和文献价值,所以优秀的主题性美术创作不仅有较高的思想性,而且富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和鲜明的时代特征‍‌‍‍‌‍‌‍‍‍‌‍‍‌‍‍‍‌‍‍‌‍‍‍‌‍‍‍‍‌‍‌‍‌‍‌‍‍‌‍‍‍‍‍‍‍‍‍‌‍‍‌‍‍‌‍‌‍‌‍。在当代丰富的视觉文化中,新时代、新理论、新使命、新目标、新部署需要优秀的美术作品来反映和表现,因此,如何推动主题性美术创作的发展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课题‍‌‍‍‌‍‌‍‍‍‌‍‍‌‍‍‍‌‍‍‌‍‍‍‌‍‍‍‍‌‍‌‍‌‍‌‍‍‌‍‍‍‍‍‍‍‍‍‌‍‍‌‍‍‌‍‌‍‌‍。

美与时代

  所谓主题性美术创作就是围绕重大题材,紧扣时代脉搏,弘扬主旋律的美术作品,往往以突出主题的社会教化功能和社会服务功能为创作目的。相比文字记录的历史,图像演绎的历史往往更直观、更能深入人心,因此主题性美术创作是更鲜活时代印记的,也是更易于传播的历史注解。

  中国艺术领域的主题性创作从未中断过,不管是生死观念主导的画像石、画像砖,还是为宗教信仰服务的壁画、雕塑,也或者是直接服务于政治的主题绘画,全都带有主题性色彩。21世纪以来,中国的主题性美术创作成为热潮,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方面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

  “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等主题性美术创作工程和相关机构陆续成立,对于主题性美术创作的横向拓宽与纵深发展起到了有力的推动作用。当代的主题性美术创作无论是形式、技术,或者情感的表达都被赋予了诸多当代文化的审美特征,从而使主题性美术创作具有当代艺术的特征和鲜明的时代印记。

  一、形式的表达

  “没有无形式的内容”,再好的内容也要依附成熟的形式来表现。主题性美术创作要精心构思,尽心打磨,通过精巧高妙的艺术创作,把宏伟的艺术构想转化为高水平且相对较大尺幅的视觉艺术形式,因此,画面的形式尤为重要。如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唐勇力的《新中国的诞生》,画家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将开国大典庄严宏大的场面表现的有序而深刻,其中人物众多,以毛泽东为中心一字排开。

  人物以写实手法,使用蓝、绿、黑、白色块,有秩序地组合安排,完成了既有鲜明个性又统一整体的人物群像,既显现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完整的政府机构,又蕴含着“政治协商”与“联合政府”的寓意,更凸显出恢宏雄壮、庄严肃穆的氛围。笔者主创的主题性美术创作《中国制造走向世界·C919大飞机》,在2018年4月经过文化部二次草图评审时,专家评审委员会认为“大飞机刻画的很有形式感,构图也好”。由于画面比较大,我首先打破了传统的中国画构图,采用了中国古典建筑的对称式构图。

  我认为当代主题性美术创作的形式语言表达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采用对称的骨架,画面的骨架对于一幅作品非常重要,好的骨架一般会伴随着好的形式感,例如,在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戚序等人创作的《中华营造法式》,巧妙地利用中国传统建筑的构架结构组织画面主题,结合传统雕版图片融汇其中,使作品极具传统韵味,而又不失现代感。

  其次,以散点透视控制画面节奏,画面节奏是组织复杂画面的主要手段,尤其在人物众多场景复杂的情况下,如何利用黑白灰的节奏布局使得画面统一有序,是组织画面的关键。笔者创作完成的《中国制造走向世界·C919大飞机》,尺寸是纵206厘米、横503厘米,画面是复杂的飞机安装车间,红、黄大色块的采用,左右散点透视展现的对称格局,细节处研发人员一丝不苟,紧张有序的工作状态的描绘,既是在向中国传统审美情趣致敬,也阐述了画家对“内圣外王”大国气象的理解。

  最后,形式语言的装饰化。装饰性是中国画的优秀基因,中国画本身就具有很强的装饰性。在20世纪西方文化和现代生活审美化观念的冲击下,装饰已成为人们普遍关注和追求的目标,中国画的装饰功能被过分重视、强调和突出,在完成了由传统向现代的形态转换的同时,中国画的装饰性、平面化等艺术性明显增强。

  当代主题性美术创作运用装饰性的手法,通过概括、夸张、变形、提炼,使符号程式化、节奏韵律化,进行有规律的组合,最终创造出气势恢宏的经典作品。但是,形式语言并不是主题性绘画作品的全部价值所在,绘画的价值核心永远根植于艺术性和思想性。主题性美术作品的接受与欣赏,也最终有赖于绘画形式与内容共同达成的文化意趣与精神境界的升华。

  二、技术的表达

  作为艺术创作的主体,画家要求有精湛的技艺,特别是驾驭宏大题材的手上功夫。新时期以来,中国绘画进入了快速的发展轨道,在技法层面上取得了很大的创新和突破,产生了一些具有思想性、实验性的优秀主题性绘画作品。

  随着国门的开放,国人眼界的打开,接踵而至出现各门类新鲜艺术形式。主题性美术创作上,美术家们不再满足于前辈画家将西方观念引入本土绘画的风格样式移植,不断出现“否定”,进一步出现新的时代审美趣味与技术表达方式,作者不断汲取传统文化与民间艺术的养分,使主题性美术创作在现代转型的历程中,更为深刻地契合与表现社会现实和时代风貌。

  此现象总的来说是进步的、可取的、乐观的、向上的。在此过程中,出现了一批划时代意义的优秀作品,高小华《赶火车》,丁一林《科学的春天》,何家英、高云《魂系马嵬》,唐勇力《新中国的诞生》,赵奇的《京张铁路—詹天佑和修筑它的人们》、袁武的《抗联组画》等。

  主题性创作的技术语言其实就是个性化语言,技术语言的成熟与否关切作者自身感受和作者表现技法与主题内容的统一。首先,艺术家作为创作主体,在长时间的艺术实践中拥有自己创作语言上的独特符号,作者通过主题性创作题材运用并完善自己的个性化语言。其次,主题内容的要求。

  不同主题时间、人物的环境宏大复杂,需要丰富多样的绘画技法才能更好地进行诠释。最后,当代主题性美术创作色彩是构成画面视觉效果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种强有力的艺术表现手段。点彩、积彩、平涂色彩等技法大胆地吸收了民间美术和西方绘画中的色彩观念,对于用色也更加开放、更加自由,同时绘画语言和精神并没有丢失中国绘画本身“随类赋彩”的传统,从而展现出另一种独特的风貌。

  主题性美术创作是美术自身发展的内在要求。丰富多彩的外来艺术和时代审美经验的多角度感召,加上当代媒材与技术上的进步,使当代主题性美术创作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机和活力,特别是当代的青年画家群体,在技法上不断创新、不断超越,他们的加入为当代主题性美术创作注入了全新的理念。

  2018年推出的国家主题性美术创作项目,是文化部在认真总结近年来历次主题性美术创作工程经验的基础上实施的又一大型美术创作项目,该项目最大特点是把组织现实题材创作与培养优秀中青年创作人才结合起来,让青年画家参与国家的重大主题性美术创作。青年画家群体表现为对传统语言转化积极性,敢于实践,构成了当代主题性美术创作多元的艺术形式和艺术格局。

  三、情感的表达

  当代的主题性美术创作已经从以往正襟危坐的创作姿态,转换为相对平易亲和、充盈着个体情感的表达。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最具思想含量、艺术价值与历史价值的艺术作品往往都是主题性创作,它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意旨,蕴含着浓郁的家国情怀,是历史真实与艺术真情的融合,也体现了宏大叙事与艺术表达的融洽。

  主题性美术创作从来不缺少情感的表达。在抗战时期,民族的危亡致使画坛关注于反映人民疾苦、反侵略和呼吁民族解放,这时期的作品当时最有力的宣传武器,如版画《减租会》、油画《田横五百士》、中国画《流民图》等都是主题性美术作品。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是中国主题性创作的高峰期,创作了大量的经典性作品,有一大部分是描绘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斗争中所付出的牺牲、遭受的苦难,宣扬坚强不屈、勇往直前的精神和必胜信念的作品,如詹建俊的《狼牙山五壮士》、董希文的《红军不怕远征难》、吴作人的《过雪山》、罗工柳的《地道战》、冯法祀的《刘胡兰》、王盛烈的《八女投江》等,作者通过英雄主义与理想主义的表达来抒发自己的爱国情怀。

  一段时间以来总会听到有人说某某题材不入画的言论,这个话题就会先入为主地把自己装入他已有的绘画形式记忆中,其探索性就会缺失。创作如果陷入了固有模式中,是非常可怕的。题材不会限制艺术性的高低,关键是作者有没有真实情感的注入。

  华东师范大学顾平教授认为“作为艺术永恒的命题,主题性美术创作是直指“人性”的大题材,具有史诗般的魅力,其他艺术形式难以比及,作为艺术创作的一种方式,它应该而且必须是艺术家真情的流露与艺术真实的表达”‍‌‍‍‌‍‌‍‍‍‌‍‍‌‍‍‍‌‍‍‌‍‍‍‌‍‍‍‍‌‍‌‍‌‍‌‍‍‌‍‍‍‍‍‍‍‍‍‌‍‍‌‍‍‌‍‌‍‌‍。最近我听了中央美术学院于洋教授《图像的国家叙事与个体观照》的讲座,其间他提出的一个现象,很让人感慨。我们现在的艺术家在美术史能够立得住的作品几乎都是主题性创作型作品,怎么到了自己就打折了?关键是一些画家缺少家国情怀和民族担当,沉溺在自己的小情调的自娱自乐中。

  没有深入生活,是目前主题性创作的问题之一。当下的主题性美术创作更需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汲取源头活水,深扎现实生活,方能开创新时代的创作语言与题材思路。也有人认为题材不重要,回避主题性美术题材,认为主题性绘画艺术成就不高。

  当然,像“文革”时期“红光亮”那样忽视艺术本质,只注重表现形式的做法肯定实不可取的,因为它违背了艺术发展规律,缺少真情实感。最近笔者接触了一些日本与拉美地区的作品,其作品题材的丰富性与探索性尤其可贵,水坝、城市、夜景、工矿车间均表现出作品很好的意境与创作语言的灵活性。题材没有高下之分,关键看作者有没有真挚情感注入。

  我们正处于中华文明伟大复兴的新时代,用自己手中的画笔书写这段伟大历史,以当代视觉作品来标记这个伟大的时代。艺术发展到当下,人们对“主题性”认识已经远远超越了过去的认知模式,它包含着更为丰富的内涵。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飞速发展,其中有太多我们可以表现的“主题性”题材,尤其是在十九大“砥砺奋进的五年”中,中国制造业持续高速发展,其中最耀眼的明星就是中国自主研发、自主知识产权的C919大飞机。笔者创作的主题性作品《中国制造走向世界·C919大飞机》就是“中国制造”的一张亮丽名片,凝聚着中国数十万科研人员的心血,是我国民航工业上的一次突破。笔者就带着强烈的民族自豪感,通过对“C919”的描绘,旨在营造一种飞机即将冲出画面飞向无穷天际的强烈视觉冲击力,表达对祖国的热爱和赞美。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时代精神,都需要与时代相对应的文艺作品,因此加强主题性美术创作具有重要意义。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阐发中国精神,展现中国风貌,需要更多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的优秀作品。主题性美术的创作思想往往体现国家意志和民族意识,也体现时代的审美趋向和普遍价值认同,是民族文化精神的反映,也是一个时代的文化印记。面对丰厚的历史与现实题材,需要创作者对于艺术的深刻体验与敬畏感,同时需要作者对艺术本体精神有真切的理解和自信。

  美学论文投稿刊物:美与时代创刊于1986年,是由河南省美学学会郑州大学美学研究所主办的以“创意”为标识,以设计美学为特色的刊物。本刊设立:创意信息、观察思考、理念探索、形象品牌、造型创意、服饰设计、环境艺术、建筑装潢、设计教育等栏目,介绍国内外设计领域最新动态,探讨前沿理论,发表研究成果,是设计院校师生、专家、学者和设计师交流的平台,也是当代公民提高审美意识,实现高品质生活的助手。